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杨天颐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市隐京华,清而益远

——岭南派名家杨天颐先生作品欣赏

2017-06-19 10:09:32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王谦
A-A+

  杨天颐水墨画展将于2017年06月25日在北京荣宝斋开幕,杨天颐是岭南画派画家,画家杨善深之子。1956年出生于香港,95年移居北京,出身于书画世家,父亲是岭南画派大师杨善深。从小跟随父亲学画的杨天颐因不断的探索与尝试,逐步追求自己艺术天地的美感境界。作为一个画人,杨天颐最关切的是书画的精神造诣,有着内敛沉稳的艺术性格,又挚爱传统文化的底蕴,展露了自己独特的面貌,画风上重新追索文人传统,再度折衷岭南画风,而且以复古为革新。中西可以合壁,古人可以为我所用。回到石涛的话语,则是:“夫画,天下变通之大法也,山川形势之精英也,古今造物之陶冶也,阴阳气度之流行也,借笔墨以字写天地万物而陶泳乎我也……天然授之也,我於古何师而不化之有?”

千峰日出流云气 34x69cm 2017年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杨天颐先生笔下呈现的作品以山水居多,欣然观摩,不但可品悟写意笔墨之美,亦可得国人所特有的仁智之乐。这两者,在天颐先生画中,正如水乳交融,浑为一体。

  在岭南画派的谱系上,天颐先生属于第三代。父亲杨善深先生是岭南画派创始人高剑父弟子,为画派第二代领军人物,与赵少昂、关山月黎雄才并称“岭南画派四大家”。天颐先生的国画,继承岭南画派融汇中西的精神,兼具文人画的修养与画人摹写自然的高深功夫,长于花鸟走兽题材的同时,更在山水画上别开生面,画路渐走渐广。

王维诗意 34x103cm 2017年

  岭南画派自产生到当代,最大的特点是因时而变。岭南先驱者对传统笔墨,既不固守,亦不刻意扬弃。正是中外绘画理念的糅和与技法实践层面的融通,造就了我们看到的岭南大家们虽个别表现不同、却在整体上拥有大致相同气息的状况,这在天颐先生作品中亦可见端倪。有论者以为天颐先生山水是“中国画的写意与工笔,而兼采西洋画的色彩和构图”。这样贴标签式的评价并不合乎事实。天颐先生山水作品,在我看来,是以十分浓郁的宋元山水的精神打底,而增加了更多的润秀之感,在笔致的粗细层面上则加大了写意的幅度。如要归类,我以为应是浅绛山水的一个新格。通观而言,是将传统文人画与现代人的观察、欣赏习惯做了适度的杂糅,与西洋画哪有多少干系?而与杨善老相比,则是减了几分苍老,复以细润的墨彩和笔触涵泳画中元气。

春晖满林 34x60cm 2017年

  了解一下天颐先生一路走来的脚印,不少人会对他能迈入今天的艺境而感觉意外。他自幼在海外长大,1956年生于香港,青少年时代接受的是西方的教育,在加拿大大学毕业后回到香港,在广告界做得也算风生水起。但家学渊源,内心钟情的是中国传统文化,于丹青绘事,他既继承岭南画派优长,又会寻觅岭南山水所缺的元素,因北方磅礴山水景观所感染,加上京华文化环境的吸引,于1995年定居北京专事绘画,2007年之后任杨善深艺术研究会会长。

  将天颐先生的作品与杨善老作品对照而言,会有一个很轻易的发现:尽管用笔上一润一枯、一畅一涩,但在动笔的节奏感上,父子间其实暗通着款曲。要说天颐天生作品与传统文人画的区别,可以发现,他的作品在构图和景物造型方面,更符合当代人的视觉真实。在天颐先生手上,似乎已不纯为表现小我,而是切合当代人的心率节拍。或者说,古代文人画更加自我,天颐先生作品更加贴近人群、贴近社会吧。

  如果说杨善老是人画俱老,在天颐先生这里,则是郁郁葱葱,画家胸中的朝气伴着诗思,如山间的青霭一般,既变幻不居,又浓得化不开。这股诗情(当然也是生活之情)从画里一直传达到了画外,洇湿着每一个看画人的心。须知,当下社会虽然可能是两千年来最太平统一的时代,但同时也是人心飘浮得没边没沿的时代。有了天颐先生这一路佳作,每一个急于行路或急于升官、发财的当代人那已经干枯得冒烟的心,因了这一幅幅画中的绿意和湿意,而油然生动起来,不啻于承受了甘霖洗礼,并不影响大家接着去做该做的事,所不同的只是他的画让人的心境增加了平静、安稳,而这,不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所最缺乏的末?

  在天颐先生的山水作品中,人物作为点景,形貌虽小,但神气充盈。画中人物皆著古式衣冠,衣服颜色或朱砂掺以赭石,或以极淡的花青,一袭长袍,就这样从画中融入到我们的当下生活,经由我们的眼,走进我们的心。有时我会想,当天颐先生作画之时,他的本心又何尝不会把自己放进画中,在山水之间寄托怀抱?不难想见,画家一定常常把自己作为画中人,以此寄托心灵中那种飘逸洒脱纵情山水的情怀。据说,他有时会一个人跑到不起眼的山边待上几个小时,读山川秀色,听溪流清音,用身心感官与自然对话,独自享受那种孤独、清谧之美。也许正是有了这样的独悟,在他这路有人有山的作品中,往往山峦、树林画得极浓极密,而点景人物仿佛晦暗夜色中的一捻灯火,通过在人物四周的留白,而跃然在我们眼前,让我们在产生纵深感的同时,与古人气息、心声相通起来。

朝颜 68x34cm 2016年

  尤为难得的是,天颐先生并非单一的山水画家。在山水之外,其所作花鸟画,精雅而宜人,题材亦多,举凡虎、猿等动物,金鱼等鳞介,蝈蝈等草虫,麻雀、鹭鸶等鸟类,大多画得温顺、可喜,在表现画家情趣的同时,诸多祥和洋溢于画幅之间。

雀嬉 34x34cm 2017年

  屈指算来,天颐先生以平淡、恬静的姿态迁居京华已经二十年,说一句“大隐隐于市”当不为过。市隐能安,天颐先生也许生性如此吧。在他的记忆中,杨善老沉迷书画,每逢年节与好友、学生饮茶聚餐,对与书画无关的话题,他不发一言,心不在焉,唯有谈及书画艺术,便立即滔滔不绝而兴奋起来。这样的心性遗传,加上艺术上的精神主导,以及岭南诸大家的先天滋养,天颐先生自然不会去追“笔墨等于零”之类的时髦,尽管他在某些访谈中会说“笔墨即是一切”,也不过是话赶话,在那样的语境之下畅言罢了,因为从他的绘画实践当中,尽管笔墨是塑造画面内容和艺术情境的手段,但笔墨本身并没有突出到脱离纸上绘画的语境之外啊。画中的一切,自自然然,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我以为这才更靠近天颐先生的内心。

戏曲人物 34x34cm 2017年

  尽管在生活方面堪称时尚,天颐先生的艺术态度一直处于另一端,对时下艺术圈浮躁乱象敬而远之。他沉醉于绘事,对世事的态度常如方外之人,画中亦少有烟火气,这是其从艺的一切,但他与现实社会之火红生活又并不存在什么“隔”,在生活中,旧式文人很少离手的折扇、鼻烟壶在天颐先生这里换成了雪茄、咖啡和红酒,洒脱的味道部分地被谦和气度所冲淡,而退隐到了骨子里,或者凝聚到了画幅中。而展示自己艺术创作的画展、出版等介于雅、俗之间的事宜,则大致是顺随机缘,不强去追寻,不刻意推拒,这一切在他这里都是那样的自自然然,毫无纠结之累。

  随着近年书画收藏热,岭南画派老一代大家作品成为拍卖的热点。在天颐先生眼里,岭南画派的艺术精神在收藏家和艺术家的理解中还处于飘忽状态。他认为:“关键是当今已鲜见传统的岭南画派精神了。”不过,他自己并不故步自封,“别人怎么看我从来不在乎,我只希望人家看得懂我的画,感觉到我这传承岭南画派的后辈,理解我欣赏的那份平淡之美。”也是在这样的追求之下,我们得以见到那些与我们当下生活若即若离的精品之作。

溪山春晓 60x34cm 2017年

  近年,天颐先生进入到艺术的成熟期和创作的黄金期,而在书画收藏界也渐进入大藏家的视野。据雅昌艺术网数据,杨天颐作品2010年进入市场,成交价格已由每平尺九千多元上升到每平尺两万多元,成交规模一路上涨,成交率接近100%。每个数据都说明杨天颐的作品在市场中的受追捧程度,也表明他在中国书画市场上有良好的发展前景,是艺术爱好者关注与收藏的对象。

  最后我想多说一句:当代不论做人还是从事艺术,差异似乎便意味着优势,拉大差异由此而成为当下成名诸公的不一法门,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天颐先生选择的是重心性修养、重笔墨功力的一路。如此选择,道路遥远,但颇富于味道,既考验脚力,又滋养心思。天颐先生幼时曾梦想找一份能干到八九十岁也不用退休的职业,现在显然已有答案:他已经终身享有这样的快乐了,--也许画中意味难与外人道,但有意的观画人终会有自己的品评和收获。

  有道是——

岭南薪火,当代之传,笔墨意趣,青钱万选。

身居繁华,红尘日喧,大隐于此,心内自安。

开轩而适,心内家园,舔我柔毫,写彼远山。

莽莽峰峦,霭霭云烟,清濛山色,清心瀑泉。

浓而能淡,清而益远,密极转疏,便见“画眼”,

点景人物,偶尔在焉,景为之活,色为之鲜。

画家精神,灌注弥漫,心性所在,天地混元。

先生之作,遘于天然,知音能赏,流水高山。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杨天颐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