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杨天颐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与刻画者神遇而迹化

——杨天颐先生画作观感

2015-07-27 16:21:42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王爱红
A-A+

  杨天颐先生是一位综合艺术修养全面的实力派画家,不管是山水、人物还是花鸟,不管是写意还是工笔他皆能拾得起放得下并且造诣非凡,显示出深厚的功力与囊括自然万物的博大情怀,渗透着他的人文精神和对大自然的爱。这样的画家是让人钦佩的。画作本身是画家最好的代言人。我对画家本人并不认识,但他的画却有一种力度打动了我。强烈的笔墨表现力,对物象的深入刻画,准确的造型,艳而不媚的色彩,高古悠远的境界,有传承又不乏新意……这些具有大家风范的画作所包涵的优秀品质正是画家杨天颐先生的作品中所拥有的。无疑,杨天颐先生的画作具有写意性,但不属于逸笔草草率性所为狂放不羁的那种。杨天颐先生行笔是谨慎的,由此而细致入微,趋向深处,逐步强化他所刻画的物象。可见,画家对待绘画的态度,不仅严肃认真,而且具有宗教般的情感。我暗自思衬,也许正是由于这种对待艺术态度从一开始就决定了他的走向,他与生俱来的才华也得以展现。所以,不管是花鸟鱼虫林间走兽还是人物山水,不管是随意的小品还是宏篇巨制杨天颐先生的画都表现得淋漓尽致,妙趣横生,意境深远,润味十足,充满诗性,每一点每一个笔划他都送到准确的位置上,让人一看就知道杨先生是一位历练有素的功底深厚的大家。毋庸赘言,杨天颐先生的画已经非常成熟了。我们知道中国画家可以“代山川立言”,“山川”返回来也可以为画家说话。石涛所谓言“与山川神遇而迹化”,在这里我想借用这句话用在杨天颐先生的画作上,正是“与表现者神遇而迹化”。“神遇而迹化”是绘画创作的最高境界,是一种诗意的表达。有了这样的“迹化”,在当代中国画坛,我断言杨天颐先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难能可贵的大家。也许是我的喜爱和偏好,促使我进一步了解杨天颐先生。

  在岭南画派的第二代传人中最为知名的便是黎雄才、关山月、赵少昂和杨善深先生。杨天颐先生正是岭南派大家杨善深之子。作为大师之子,杨天颐先生自幼跟随父亲学习国画,掌握绘画的精髓。在大树底下好乘荫,但是,在大树底下成为大树却需要更多的努力。这是摆在杨天颐先生面前最简单而又深刻的道理。多年来,他笔耕不缀,潜心探索,在为人和作艺上的同时,澄怀观道,不断地修炼着自己的艺术人生。鲁迅在他的《随感录》中写到:美术家固然要有精熟的技工,但尤须有进步的思想与崇高的人格。杨天颐遵循学而后创、广采众长为我所用的原则,对古代及前辈大师的名篇佳作常常细心精读,反复揣摩,了然于心。在岭南画派的第三代传人中,杨天颐先生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较比画道同行,杨天颐身上自然多了些内容,这也成为读者去欣赏他,研究他的一个原因,当然也肯定了我对画家的认识。

  折衷中西、融涯古今——岭南画派是现代文化史上首创的带有鲜明时代烙印的全新意义上的画派,从它的创立到现在已有八十多年的历史。时下,在中国美术空前繁荣的状态下,涌现出继承与发展,民族性与国际化,时代感与艺术性,创新与突破,固守传统与打造精品等一系列问题,她似乎给有作为的中国画家带来很多启示。史论家李伟铭在《从折衷画派到岭南画派》一文讲:艰苦的艺术实践表明,二高一陈(岭南画派开创者)及其追随者是一批真正充满使命感和献身精神的艺术家,正是他们以及一大批有志于中国画变革的艺术家的共同努力下,新国画由形式上的“折衷”逐步推向了对生活和时代主题的把握,进而有效地打破了旧国画习惯于案头抄袭,孤芳自赏的局限,使中国画艺术介入现实社会变革的过程中,接受公众的检验,并由此而获得发展的契机和新的、充沛的生命活力。作为岭南画派的第三代传人,杨天颐先生是有使命意识的,他用自己的实践和创作获得了发展的契机并使他的作品具有了充沛的生命力。杨天颐先生的可贵之处还表现在他并没有拘泥于岭南画风,而是广取博收,在继承岭南精髓的基础上大胆融入北派风格,形成了自己格调高雅、清新,意境俊逸、高远,笔墨雄健、苍润,厚重而又俊美的画风。

  在题材的多样性,表现的丰富性,创作的灵活性,甚至在作品数量和质量的统一性等方面,我不得不说杨天颐先生已具有出蓝之势。观赏拜读杨天颐先生的作品让我为之一振,这使我想到一个词,这就是新岭南画派。其实,杨天颐先生已经开辟了岭南画派的一大先河。如稍嫌不足再假以时日此谓定不为过。

  王爱红: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央国家机关美协理事、中国侨联文艺家协会理事、澳中文联常务理事等。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杨天颐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